大使信息
  大使致辞
  大使简历
  大使活动
  大使讲话及采访
  大使视频音频新闻
  历任大使
使馆之窗
  馆领导及处室介绍
  使馆活动
  走进使馆
  使馆办公地址及办公时间
  信息反馈
  甲类处网站链接
    中国驻英国大使馆经商处
    中国驻英国大使馆教育处
专题介绍
  习近平主席出席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年会
  习近平主席对英国国事访问
  二十国集团杭州峰会
  南海问题
  外交部发言人谈话
更多>>
驻英总领馆
  驻贝尔法斯特总领事馆
  驻曼彻斯特总领事馆
  驻爱丁堡总领事馆

中国驻英国大使馆微信

Chinese Embassy in UK
首页 > 专题 > 南海问题
南海十问
2016/05/16

  导言:近一段时间,在个别国家的有意煽动下,南海问题不断升温。一时间,各种似是而非,甚至是黑白颠倒的言论甚嚣尘上。我们特别梳理了关于南海的十个问题,以便帮助读者了解南海及相关问题的历史和现状。

  一、南海在哪里?

  南海位于中国大陆的南面,通过狭窄的海峡或水道,东与太平洋相连,西与印度洋相通,是一个东北-西南走向的半封闭海。南海南北纵跨约2000公里,东西横越约1000公里,总面积约350万平方公里。南海诸岛包括东沙群岛、西沙群岛、中沙群岛和南沙群岛。这些群岛分别由数量不等的岛屿、沙洲、礁盘、暗沙和浅滩组成。其中南沙群岛岛礁最多,分布范围最广。

  南海地区蕴藏着丰富的自然资源。这里油气储量丰富,是世界几大油气资源富集海域之一。这里也有丰富的矿业资源,矿物种类多样,且品质、储量均相当可观。这里更有丰富的渔业资源,名贵和经济价值较高的鱼类有20多种,是重要的海洋生物资源。此外,南海也是国际航运的重要通道,素有“亚洲地中海”之称,是沟通两大洋和联系三大洲的海上枢纽,是海上运输的“黄金水道”。

  二、为什么说南海诸岛是中国的固有领土?

  中国和南海诸岛之间的历史渊源由来已久。中国人民最早发现、命名和开发经营南海诸岛,中国政府最早并持续和平、有效地对南海诸岛行使主权管辖。

  中国早在公元前2世纪汉朝时,就已经有了大规模的远洋航海通商活动及渔业捕捞活动,南海已成为中国重要的海上航路。那时候,中国人频繁航行于南海之上并穿越南海诸岛,最早发现了那里的岛屿和礁滩,并予以命名。东汉及三国时期的《前汉书·地理志》、《异物志》、《扶南传》等中国历史文献对南海均有详细记载,将其形象地称为“涨海”,把南海中的岛、礁、滩、沙称为“崎头”。自唐代开始,中国历代政府均通过行政设制、派遣水师巡视等方式对南沙群岛进行持续管辖。中国渔民长期以来一直在南海诸岛及海域从事捕捞、种植和其他生产活动,并在许多岛礁上留下房屋、水井、寺庙、墓地等遗迹。中国历代官方文件、地方志和官方地图可以佐证这些史实。明清时期形成的航海指南《更路簿》记录了中国渔民对南沙岛礁命名80余处,不少沿用至今。因此,中国在历史上早已将南海诸岛并入中国版图并持续和平有效行使管辖。

  近代以来,曾有一些国家试图挑战中国对南海诸岛的主权,但都被中国政府和人民的维权行为驳回。1883年,德国派军舰到南沙群岛附近进行测量,清朝广东地方政府以主权为依据提出抗议,德国被迫停止测量活动并撤走。1933年,法国一度侵入中国南沙群岛9个岛屿,中国政府就此向法方提出严正交涉,中国各界也纷纷谴责法国的侵略行径。1939年,日本在侵华战争中侵占了南海诸岛。二战结束后,中国根据1943年中美英《开罗宣言》和1945年《波茨坦公告》的规定收复了日本窃取的中国领土,包括台湾和澎湖列岛、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等,并通过编制南海诸岛地名、公布地图、行政建制、军事驻守等方式宣示主权,加强管辖。1946年-1947年中国政府派军舰前往西沙和南沙举行接收仪式,恢复行使主权。1948年,中国政府公开出版《南海诸岛位置图》,正式公布了南海断续线。1958年,中国政府发表关于领海的声明,宣布中国领海宽度为12海里,并明确指出有关规定适用于包括南沙群岛在内的中国领土,时任越南政府总理范文同还就此照会中国政府,表示越方承认和赞同中方声明。

  三、南海问题是怎样产生的?

  20世纪70年代之前,国际社会普遍承认南海诸岛属于中国,没有任何国家对此提出异议。1968年,联合国亚洲及远东经济委员会(ECAFE)下属机构公布调查报告,宣称南海有丰富的油气资源。一些南海周边国家开始对中国南沙岛礁提出领土要求。20世纪70年代起,菲律宾、越南、马来西亚陆续开始侵占中国南沙群岛岛礁。进入80年代以来,随着现代海洋法制度的发展,各国又逐步提出了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等海洋权益主张,这些主张覆盖的范围有部分重叠,从而又产生了南海部分海域的划界问题。

  综上所述,南海问题的根源包括两方面:一是部分南海周边国家非法侵占中国南沙群岛部分岛礁而产生的领土争议。迄今为止,越南共侵占中国南沙岛礁达29个,菲律宾共侵占8个岛礁,马来西亚共侵占5个岛礁;二是因部分南海周边国家提出的海洋管辖权主张重叠而产生的部分海域划界争议,例如菲律宾、越南等国经常以维护其主张的200海里专属经济区为由,对在南海中国传统渔区正常作业的中国渔船实施抓扣、抢劫,酿成多起事故。

  四、中国解决南海问题的政策和立场是什么?

  从南海的历史经纬和南海争议产生根源、发展形势可以看出,在南海问题上中国完全是受害者。然而,从地区和平稳定大局出发,中国始终保持着高度克制,以建设性的态度负责任地处理南海问题。中国政府坚持与南海问题的当事方通过直接友好协商,根据国际法和现代海洋法,包括《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所确立的基本原则和法律制度,和平解决有关争议;主张在解决争议的过程中,有关各方均应保持克制,不采取使争议扩大化、复杂化的行动;倡导有关各方在争议最终解决前基于谅解和合作精神作出临时性、过渡性的安排,提出“搁置争议、共同开发”。

  中国支持处理南海问题的“双轨思路”,即:有关争议应由直接当事国在尊重历史事实的基础上,根据国际法通过谈判和协商妥善解决;南海的和平稳定则由中国和东盟国家携手共同维护。“双轨思路”完全符合《联合国宪章》所倡导的通过谈判协商和平解决争端宗旨,符合国际法及相关国际实践,也完全符合中国和东盟共同签署的《南海各方行为宣言(DOC)》的有关规定,是妥善解决南海问题最为现实可行的办法。遵循“双轨思路”,直接当事方可通过友好协商,找到彼此接受的解决争议办法,在此之前还可探讨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有效管控分歧。中国和东盟则可通过合作全面有效落实DOC,加快推进“南海行为准则”磋商进程,并进一步探讨包括中国在内的南海各沿岸国开展合作的新途径,从而有效管控分歧,维护稳定,将南海真正建设成和平、友好、合作之海。

  五、中国为什么不承认、不接受菲律宾单方面提出的南海仲裁?

  中菲南海有关争议的核心是20世纪70年代起菲律宾违反《联合国宪章》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陆续非法侵占中国南沙群岛部分岛礁而引发的领土争议。随着新海洋法制度的发展,又产生了海洋划界争议。

  中菲南海争端的实质是双方围绕南海部分岛礁的领土主权争议问题,不属于有关《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解释或适用的争端。因此,在中菲岛礁争端悬而未决的情况下,菲方提出的仲裁事项不应适用《公约》规定的强制争端解决程序。关于中菲之间的海域划界问题,中国政府已于2006 年根据《公约》第298条的规定提交了声明,将涉及海洋划界等争端排除在包括仲裁在内的强制争端解决程序之外。此外,中菲两国之间还存在包括《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及双边联合声明在内的协议,表明双方应以直接谈判协商解决有关争议,排除了国际仲裁作为解决两国南海争议的方式。因此,菲方的仲裁主张明显不成立,中方拒绝接受菲方的仲裁要求有充分的国际法根据。

  基于上述,应菲律宾单方面要求所建立的仲裁庭在有关问题上没有管辖权,其强行审理和行使管辖,属于任意扩权和滥权。对于这种自始就建立在违法基础上的仲裁,中方当然不接受、不承认。所谓的仲裁裁决对中国不具有约束力。菲律宾提起仲裁的目的根本不是为了解决争端,而是借仲裁之名抹黑中国,此举不仅不能解决争端,反而会激化矛盾。

  事实上,对于国家主权和权利等重大敏感问题,很多国家都不接受通过第三方解决争端。1986年美国在“军事和准军事活动案”中败诉后,一直拒绝接受国际法院任意强制管辖权。伊朗在“美国外交和领事人员案”中、土耳其在“爱琴海大陆架案”中、俄罗斯在“北极日出号案”中,均拒绝参与有关诉讼或仲裁。中国不接受、不参与仲裁,是捍卫自主选择争端解决方式的权利,符合国际惯常实践。

  六、为什么说由直接当事国谈判协商才是解决南海问题的正道?

  世界上领土问题的最终解决,无论经过哪些机制和过程,包括诉诸第三方解决,都应以国家意志为基础,最终还要由当事方通过谈判达成协议,才能获得根本、长久的解决并得以贯彻实施,这是普遍的国际实践。谈判协商最能体现国家主权平等原则,最能体现当事方的意愿,是最行之有效的解决争端方式。中国共有14个陆上邻国,陆地边界线总长约22000公里。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与14个陆地邻国中的12个签订了边界条约,划定和勘定的边界长度达2万余公里。中国与越南经过20多年的谈判完成了北部湾海上划界。这些都是通过当事国直接谈判协商解决问题的范例,解决南海问题同样也不例外。

  事实上,通过谈判协商解决南海争端已经成为地区的共识。2002年中国与东盟国家共同签署的《南海各方行为宣言》也明确规定,“由直接相关的主权国家通过友好磋商与谈判,以和平方式解决它们的领土和管辖权争议”。在中国与有关国家共同努力下,通过谈判协商解决争议曾取得积极成果。如在中菲越三国政府推动下,有关石油公司于2005年签署《在南海协议区三方联合海洋地震工作协议》,致力于推动共同开发南海地区的油气资源。实践证明,对于南海问题,各有关方只有通过谈判协商,才能不断增进互信、管控危机、缩小分歧、促进合作。处理南海问题,必须坚持谈判协商这一现实有效途径。

  七、南海问题是否影响航行和飞越自由?

  各国依据国际法在南海享有航行和飞越自由,对此各方不存在任何分歧。作为南海最大的沿岸国,中国大部分能源和海上货物贸易运输经过南海,没有国家比中国更关心南海地区的航行和飞越自由。实际上,每年有十几万艘船只经过南海地区,从未有哪艘船抱怨过航行自由受到过任何影响,各国行使航行和飞越自由、各国船舶经过南海从没发生过问题。在中国和本地区国家共同努力下,南海现在是世界上最自由和安全的航道之一。

  但应指出的是,航行自由不等于横行自由。近一段时间,美国打着“行使航行和飞越自由”的旗号,在南海炫耀武力,抵近侦察,甚至派遣军用舰机抵近中国南沙群岛有关岛礁邻近海空域进挑衅,制造南海紧张局势,威胁中国主权和安全。美国所声称的“航行自由”,其实是美国利用自己的力量优势践踏别国主权安全和海洋权益的自由,是行使其海上霸权、随意扩大南海地区军事存在的自由。实质上就是美国的横行自由。这种横行自由才是南海和平稳定和航行飞越自由的最大威胁。

  八、中国的岛礁建设是否会危及地区的和平稳定?

  中国的岛礁建设除了为改善驻岛人员的生产生活条件之外,主要目的是为各类民事需求提供服务。有人把中国在南沙群岛部分驻守岛礁上的建设称为“沙土长城”,担心岛礁建设会危及地区和平稳定和航行自由。事实上,中国的建设项目是为了更好地履行中国在海上搜救、防灾减灾、海洋科研、气象观察、生态环境保护、航行安全、渔业生产服务等方面承担的国际责任和义务。中国的岛礁建设将为南海地区提供优质、高效的公共服务产品,目前一些成果已经开始为地区公共事业发挥作用。例如渚碧、华阳、赤瓜三座大型多功能灯塔相继投入使用,将有效提升周边水域导航助航、通航管理及应急搜救能力。因此,中国的岛礁建设不但不影响地区和平稳定,而且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好事。

  此外,中国也根据所处的安全环境,在自己的岛礁上部署了必要的防御设施,这是在行使国际法赋予主权国家的自保权,有关措施与各国普遍做法一致。

  九、是谁在推动南海“军事化”?

  近来,外界关于南海“军事化”问题的炒作不绝于耳。但正如王毅外长在两会记者会上所说的,中国不是在南沙最早部署武器的国家,也不是部署武器最多的国家,更不是军事活动最频繁的国家,“军事化”这顶帽子扣不到中国头上,有更合适的国家可以戴。只要略微观察相关事实就会发现,究竟是谁在南海搞“军事化”。

  菲律宾以其非法侵占的中业岛为重点,持续加大相关岛礁机场、兵营建设,并多次对有关设施进行修缮和扩建,并在该岛新建码头。近年来,菲方还企图通过对在中国仁爱礁非法“坐滩”的军舰进行打桩加固,以达到武力非法侵占该礁的目的。

  美国恶意炒作和渲染南海问题,不断加大军事前沿部署,在本地区拉帮结派,频繁派遣军用舰机炫耀武力,轮番开展有针对性的联合军演,推动地区军备升级,甚至到中国南沙群岛有关岛礁邻近海空域进行挑衅。

  上述这些行为才是危险的军事化行动和对南海和平稳定的最大威胁。包括美国在内的部分国家一方面在南海加强军事力量部署,炫耀武力,另一方面却对中方在自己领土上部署必要的防卫设施说三道四,这完全是典型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十、中国为维护南海和平稳定做了哪些努力?

  中国是南海和平稳定的坚决拥护者和最大贡献者。在中国的大力倡导和积极推动下,有关国家就通过谈判协商解决争议达成重要共识,并在此共识指引下取得了一系列积极成果。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与东盟国家在双多边层面不断加强沟通合作,建立对话交流机制,开展务实合作,妥善管控争议,充分展现了中国维护南海和平稳定的善意和诚意。

  在双边层面,中越经过长期谈判,划定了北部湾的海上边界。中菲于2000年5月、2004年9月和2011年9月共同发表两份政府联合声明和一份联合新闻公报,多次重申双方维护地区和平稳定、通过友好谈判协商解决争议并在争议解决前探讨共同开发等合作的共识。在地区多边层面,中国和东盟国家于2002年签订了《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建立了落实《宣言》高官会和联合工作组会机制。2011年,中国宣布设立总额30亿元人民币的中国-东盟海上合作基金,支持海上务实合作,陆续开展了40多个合作项目。2012年,中国倡议建设“中国-东盟海洋合作伙伴关系”。中国还积极推进“南海行为准则”的磋商,已形成两份共识文件,进入商谈“重要和复杂问题”新阶段。中国主动提出制定“海上风险管控预防性措施”,尤其是提出设立“海上紧急事态外交热线”和“海上联合搜救热线”。这些措施充分展示了中方维护南海和平稳定的所作出的巨大努力,与个别国家炒作紧张局势的做法形成了鲜明对比。

  结语:南海是中华民族的祖先之海,南海诸岛是中国版图上一颗颗璀璨的明珠,就像歌曲中所传颂的那样:“礁盘上刻着泱泱中华”,没有任何国家像中国这样希望保持这片海域和岛礁的安宁与祥和。事实上,长期以来在中国和东盟国家的共同努力下,南海的局势一直保持稳定。尽管近一段时间在个别国家推波助澜之下,南海问题成为地区热点,但地区的大势仍然是和平、稳定、合作、发展,这既是地区的现实,也是包括中国在内的各国人民的殷切期待。

推荐给朋友
  打印文字稿 全文打印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大使馆 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3829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2097
http://www.chinese-embassy.org.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