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使信息
  大使致辞
  大使简历
  大使活动
  大使讲话及采访
  大使视频音频新闻
  历任大使
使馆之窗
  馆领导及部门负责人
  使馆活动
  走进使馆
  信息反馈
 
专题介绍
  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3周年
  中国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更多>>
驻英总领馆
  驻贝尔法斯特总领事馆
  驻曼彻斯特总领事馆
  驻爱丁堡总领事馆

中国驻英国大使馆微信

Chinese Embassy in UK
首页 > 使馆发言人
转发: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举行新疆人口和计划生育问题专场新闻发布会(实录)
2020/09/05

  2020年8月29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举行新疆人口和计划生育问题专场新闻发布会,邀请到自治区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新闻发言人伊力江·阿那依提、自治区卫健委主任穆塔里甫·肉孜、自治区统计局一级巡视员吐尔逊娜依·阿不都热依木、自治区妇联主席阿依努尔·买合赛提,介绍有关情况并答记者问。

  发布会主持人:自治区党委宣传部副部长徐贵相

  徐贵相:大家上午好。欢迎出席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涉疆问题新闻发布会。今天,我们邀请到自治区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新闻发言人伊力江·阿那依提、自治区卫健委主任穆塔里甫·肉孜、自治区统计局一级巡视员吐尔逊娜依·阿不都热依木、自治区妇联主席阿依努尔·买合赛提,请他们就有关问题回答大家的提问。

  请记者朋友举手提问,提问前,请先介绍自己所在的新闻机构名称。

  新疆广播电视台:近日,德国学者郑国恩(Adrian Zenz)发布《绝育、宫内节育器和强制性计划生育:中共在新疆压制维吾尔族人口出生率的运动》称,新疆对“维吾尔族等少数民族采取强制绝育,实施种族灭绝”。对此,您有何回应?谢谢。

  徐贵相:这个问题,请吐尔逊娜依·阿不都热依木同志回答。

  吐尔逊娜依·阿不都热依木:德国反华学者郑国恩(Adrian Zenz)发布所谓“研究报告”《绝育、宫内节育器和强制性计划生育:中共在新疆压制维吾尔族人口出生率的运动》,片面引用一些数据和别有用心的个案报道,妄称“新疆自然人口增长急剧下降”,污蔑新疆存在所谓“强制绝育”问题,这既不符合科学研究方法和学术规范,也不符合新疆的真实情况。

  实际上,新疆维吾尔族人口一直持续增长,在依法实行计划生育过程中,维吾尔族等少数民族的权益得到了充分保障。统计数据显示,2010-2018年新疆总人口、少数民族人口、维吾尔族人口均稳步持续增长,新疆汉族人口略有增长。2010-2018年,新疆常住人口从2181.58万人上升至2486.76万人,增加305.18万人,增长13.99%。其中:少数民族人口从1298.59万人上升至1586.08万人,增加287.49万人,增长22.14%;维吾尔族人口从1017.15万人上升至1271.84万人,增加254.69万人,增长25.04%;汉族人口从882.99万人上升至900.68万人,增加17.69万人,增长2.0%。维吾尔族人口的增幅不仅高于全疆人口的增幅,也高于少数民族人口的增幅,更明显高于汉族人口的增幅。

  2010-2018年新疆人口出生率和自然增长率稳中有降。2010-2018年新疆常住人口出生率分别为:14.85‰、14.99‰、15.32‰、 15.84‰、16.44‰、15.60‰、15.34‰、15.88‰、10.69‰,自然增长率分别为:10.71‰、 10.57‰、10.84‰、10.92‰、11.47‰、11.06‰、11.08‰、11.40‰、6.13‰。2017年以前新疆人口出生率基本稳定在15‰左右,自然增长率基本稳定在11‰左右。尽管2018年新疆人口出生率和自然增长率出现下降,但与全国相比,其人口出生率( 10.69‰)与当年全国出生率(10.94‰)基本持平,人口自然增长率( 6.13‰)高于全国平均水平(3.81‰)。其中:维吾尔族人口出生率(11.9‰),高于全疆人口出生率(10.69‰),更高于汉族人口出生率(9.42‰)。新疆维吾尔族人口的增幅和出生率均远高于同期全疆和汉族人口,所谓“种族灭绝”问题纯属无稽之谈。

  众所周知,郑国恩(Adrian Zenz)是美国政府于1983年成立的极右翼组织“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基金会”成员,也是美国情报机构操纵设立的“新疆教培中心研究课题组”骨干。他认为自己“受上帝的引领”,肩负着反对中国的“使命”。他热衷于炮制涉疆谣言,诽谤中国,发表的有关报告和言论,早已在事实面前被无情打脸,都被证明是虚假信息。这次他又故伎重演,无视新疆人口发展的规律和现实,蓄意编造所谓“新疆抑制少数民族人口增长”的谎言,目的是配合他的美国“主子”,借所谓“新疆人口问题”制造“人权话题”,干涉中国内政,扰乱新疆发展秩序。希望大家擦亮眼睛,不要被这心怀鬼胎的所谓“新疆问题专家”所蒙蔽。

  徐贵相:谢谢吐尔逊娜依·阿不都热依木的回答。请记者朋友们继续提问。

  新华社记者:请你介绍一下新疆的计划生育政策?谢谢。

  徐贵相:这个问题,请穆塔里甫·肉孜主任同志回答。

  穆塔里甫·肉孜:中国计划生育政策的实施经历了先内地后边疆、先城市后农村、先汉族后少数民族的有序展开的过程,对少数民族执行有别于汉族的相对宽松政策。新疆作为中国的一部分,按照国家法律法规实行计划生育,从未制定和实施针对单一少数民族的计划生育政策。

  自1975年起,新疆在汉族人口比较集中的乌鲁木齐等城市实行计划生育政策。1981年发布《关于计划生育若干问题的暂行规定》,开始在汉族人口中全面实行计划生育政策。1992年发布《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计划生育办法》,开始在新疆全部人口中实行少数民族比汉族宽松的计划生育政策,即城镇汉族群众提倡一对夫妻生育1个孩子,农村的可生育2个孩子;城镇少数民族群众一对夫妻可生育2个孩子,农村的可生育3个孩子。2017年,随着经济社会发展水平提高和各族群众生育意愿趋同,新疆修订《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规定各民族实施统一的计划生育政策,即城镇一对夫妻可生育2个孩子,农村一对夫妻可生育3个孩子。可以看出,新疆少数民族实行计划生育政策不仅比汉族晚了17年,而且仍然比内地相对宽松。

  徐贵相:谢谢穆塔里甫·肉孜的回答,请继续提问。

  中国新闻社:《新疆统计年鉴》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新疆人口自然增长率出现下降。请问具体原因是什么?谢谢。

  徐贵相:这个问题,请吐尔逊娜依·阿不都热依木同志回答。

  吐尔逊娜依·阿不都热依木:2018年新疆人口增长出现下降,是全面落实计划生育政策的结果,也是新疆经济社会发展和各族群众生育观念转变的体现。

  2017年以前,喀什、和田等南疆地区执行计划生育政策不到位,存在较为普遍的超生现象。近年来,新疆在推进精准扶贫的过程中,通过入户摸排等方式,识别出大量的超生人口,并实事求是地按规定给予落户,此类人口占当年出生落户人口的20%左右,与卫生健康、统计等部门的估计是一致的。

  新疆人口出生率和自然增长率从2017年的15.88‰、 11.40‰分别下降至2018年的10.69‰、6.13‰,2018年新生人口比2017年减少了约12万。根据卫生健康、统计部门的估计,其中因依法治理超生问题,约少生了8万人。同时,随着脱贫攻坚工作深入推进,南疆贫困地区的生产生活条件不断改善,城镇化进程明显加快,城镇人口持续增多,各族群众受教育程度和文化素质大幅提高,生育观念发生了改变,越来越多的各族群众自愿选择晚婚晚育、少生优生。

  徐贵相:谢谢吐尔逊娜依·阿不都热依木的回答。请大家继续提问。

  中国国际电视台记者:新疆实施计划生育的考虑是什么,取得了什么效果?谢谢。

  徐贵相:这个问题,请穆塔里甫·肉孜同志回答。

  穆塔里甫·肉孜:新疆与全国一道实行计划生育,既是落实基本国策,也是实现人口与经济社会环境资源协调可持续发展的客观需要。新疆属干旱区,荒漠化问题严峻。2018年,新疆平均单位面积产水量为4.83万m ³ /㎞²,仅为全国平均水平(29万m ³ /㎞²)的16.7%,人水矛盾十分突出。新疆国土面积166.49万㎞²,但绿洲面积只有17.11万㎞²。特别是南疆人口快速增长,耕地资源短缺问题日趋严重。2018年,南疆四地州人均耕地面积2.32亩,是世界平均水平(3.42亩)的67.78%。一个时期以来,受“三股势力”干扰破坏,新疆特别是喀什、和田等南疆地区落实计划生育政策不到位,超计划生育、非婚生育严重,导致了新疆人口自然增长过快,摊薄了有限的自然资源和扶贫资源,也给许多家庭造成了过重的经济和抚养负担。为统筹解决水、耕地等资源环境硬约束与人口发展的关系,让新疆各族人民过上好日子,新疆需要实行计划生育,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促进经济社会健康发展。

  新疆实行计划生育政策以来,人口过快增长压力得到缓解,各族人民的身体素质得到巨大改善,特别是妇女儿童保健水平不断提高。新疆孕产妇死亡率由2010年的43.41/10万下降到2018年的26.65/10万,婴儿死亡率由26.58‰下降到14.02‰,各族群众平均预期寿命2015年已达74.82岁。

  世界人口发展趋势表明,经济社会发展水平越高,人们自我价值实现和优生优育的观念越强,生育率、人口自然增长率都会随之下降。随着新疆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各族群众出行、居住、教育、就医、就业等生活条件发生根本性改观,促进了人口质量的稳步提升,新疆人口出生率、人口死亡率、人口自然增长率从1978年的22.55‰、7.69‰和14.86‰,分别下降到2018年的10.69‰、4.56‰和6.13‰,新疆人口发展进入了“低出生、低死亡、低增长”的现代人口增长类型。

  徐贵相:谢谢穆塔里甫·肉孜的回答,请继续提问。

  总台央广新疆站:郑国恩(Adrian Zenz)发布的《报告》称,曾遭到“非法拘禁”的早木热·达吾提、米日古丽·吐尔逊、图尔逊娜依·孜尧登等人被政府实施了强制绝育。对此,您有何回应?谢谢。

  徐贵相:这个问题,请伊力江·阿那依提同志回答。

  伊力江·阿那依提:郑国恩(Adrian Zenz)请这几个“演员”来帮他圆谎,这种伎俩我们毫不意外。参加过新疆发布会的媒体朋友,应该对这几个人都不陌生。我们做过统计,80%的涉疆炒作话题中,这几名“演员”都会上台“演戏”,而且每一次都会遵从“幕后导演”的指令,编造新的“台词”。请问郑国恩(Adrian Zenz)导演,这回请她们花了多少钱?

  对于这些“演员”毫无底线的造谣,我们很乐意再次撕下她们的“画皮”。

  “演员”早木热·达吾提称,自己从教培中心获释后,因生育三个而不是两个孩子,被强制绝育,摘除了子宫。事实上,早木热·达吾提从来没有在教培中心学习过,她的五哥阿不都黑力·达吾提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已经澄清过。2013年3月,早木热·达吾提在乌鲁木齐市妇幼保健院妇产医院生第三个孩子时,自愿在《分娩志愿同意书》上签字,称“坚决要求剖宫产、要结扎”,随后在医院做了剖宫产、结扎手术,根本没有被绝育,更没有被“摘除子宫”。

  “演员”米日古丽·图尔荪称,她在教培中心期间,被迫服用了未知药物,导致不规则出血和月经周期减少,美国医生后来确定她已被绝育。事实上,2017年4月21日,她因涉嫌煽动民族仇恨和民族歧视被新疆且末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因米日古丽·吐尔逊患有梅毒等传染病,出于人道主义考虑,县公安局于2017年5月10日撤销对其采取的强制措施。除了20天的刑事拘留外,米日古丽·吐尔逊在中国期间是完全自由的,从来没有被判刑,从来没有在任何教培中心学习过,更没有被迫服用药物的情况。另经核查,米日古丽·图尔荪没有做节育手术的记录,他的父母也说她有生育能力。米日古丽·吐尔逊已不止一次编造谣言,她曾谎称她的弟弟艾克拜尔·吐尔逊在教培中心被虐待死亡,听到这一谎言后,艾克拜尔·吐尔逊表示,“米日古丽一贯满口胡言,不但撒谎说我死了,还造谣说看到别人死了。”

  “演员”图尔逊娜依·孜尧登称,被“关押”在教培中心的女性,要么接受外科手术绝育,要么接受停止月经的药物。她还称自己被迫接受的输卵管结扎灭菌手术,是以不可逆的方式进行的。事实上,她根本没有做节育手术。据了解,图尔逊娜依·孜尧登有两段婚姻,因为无法生育,与第一任丈夫吐尔逊江·阿合买提江离婚,与现任丈夫也没能生育子女。她在哈国所谓的“亲生女儿”,实际上是现任丈夫的侄女的女儿。图尔逊娜依·孜尧登的亲属也称她不能生育。

  我们想提醒关心新疆的朋友们,以后只要见到关于这些“演员”的报道,可以立即扔到垃圾堆里了,因为都是假新闻。

  徐贵相:谢谢伊力江·阿那依提的回答。请记者朋友继续提问。

  环球时报记者:郑国恩(Adrian Zenz)发布的《报告》称,新疆地方官员强迫少数民族妇女戴节育环,甚至强制结扎或堕胎。请问,真实情况是这样吗?谢谢。

  徐贵相:这个问题,请穆塔里甫·肉孜同志回答。

  穆塔里甫·肉孜:郑国恩(Adrian Zenz)所谓新疆“强迫少数民族妇女戴节育环,甚至强制结扎或堕胎”,纯属捕风捉影、凭空捏造、恶意中伤。新疆禁止实施大月份引产、强制节育、强迫孕检等违法行为。各族群众是否采取避孕措施、采取何种方式避孕,均是自主自愿的,任何组织和个人都不得干涉。

  近年来,新疆自治区采取推进依法管理、加强宣传倡导、提供优质服务等手段落实计划生育政策,工作取得明显成效。群众自主选择安全、有效、适宜的避孕节育措施,育龄妇女自愿接受输卵管结扎术和宫内节育器放置术,特别是2014年以来历史遗留的大多数已完成生育而没有采取措施的妇女落实了避孕节育措施。和田等地遵循群众自愿与技术指导相结合的原则,鼓励群众选择适合自身的长效避孕措施,一段时间内群众自主选择接受免费输卵管结扎术、宫内节育器放置术的大幅增加。实践证明,在各类避孕措施中,输卵管结扎术和宫内节育器放置术属长效避孕措施,是国际公认的副作用小、安全性和有效性高的避孕措施,已在国内其他地区广泛应用,也被新疆育龄群众自愿接受。

  徐贵相:谢谢穆塔里甫·肉孜的回答,请继续提问。

  中国日报:郑国恩(Adrian Zenz)发布的《报告》称,有3名以上孩子的少数民族家庭,如不支付罚款,就会被强制送入教培中心,并称前期曝光的“墨玉名单”证实了这一说法。请问,真实情况是这样吗?谢谢。

  徐贵相:这个问题,请伊力江·阿那依提同志回答。

  伊力江·阿那依提:《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规定,“不符合规定生育子女的公民,应当依法缴纳社会抚养费”。新疆各地根据实际,以当地城镇居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作为计征社会抚养费的参考基本标准。对不符合规定生育子女的公民,有关部门会结合当事人实际收入水平和不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生育子女的情节,确定征收数额,依法作出征收决定。当事人对征收决定不服的,可以依法申请行政复议或提起行政诉讼;当事人拒不缴纳社会抚养费的,作出征收决定的部门可依法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可以说,依法处理违反计划生育的违法行为,有着明确的法律规定和司法程序,根本不存在郑国恩(Adrian Zenz)所谓“不支付罚款,就会被强制送入教培中心”情况。

  关于“墨玉名单”问题,我们曾在多个场合进行过辟谣。今天我再次重申,这份所谓的“墨玉名单”,是“东突”分子内外勾结伪造的。前段时间,郑国恩(Adrian Zenz)借此炮制了所谓《墨玉名单:关于中国在新疆拘留运动的剖析》研究报告,诬称“名单”中的311人都因“计划生育”等各种原因曾被拘留在教培中心。经调查核实,所谓“墨玉名单”所列的311人,绝大多数都是墨玉县博斯坦街道的居民,他们一直在社会上正常工作生活,从来没参加过职业技能教育培训,只有极个别感染极端主义、有轻微违法犯罪的人员曾依法接受职业技能教育培训。可笑的是,这份早已被揭穿的假“名单”,竟然又被郑国恩(Adrian Zenz)用在这份新的假“报告”中,看来他真是黔驴技穷了!

  徐贵相:谢谢伊力江·阿那依提的回答,请记者朋友们继续提问。

  天山网:郑国恩(Adrian Zenz)发布的《报告》称,新疆通过开展大规模健康体检,以查明违反计划生育的行为,并在后续采取惩罚和强制节育措施。请问,您有何评论?谢谢。

  徐贵相:这个问题,请穆塔里甫·肉孜同志回答。

  穆塔里甫·肉孜:这又是一个极其荒谬的谣言。自2016年起,为提升各族群众健康水平,新疆实施了全民免费健康体检工程,由医疗卫生机构对全区各族群众每年进行一次免费健康体检。体检内容按照《国家基本公共卫生服务规范》执行,体检覆盖的人群不分年龄、不分城乡,主要对当地发病率前十位的高血压、脂肪肝、贫血、糖尿病、胆囊炎、胆结石、冠心病、支气管炎、肾囊肿、结核等疾病开展专病防控研究和干预。目前,新疆已累计设立体检点4839个,调配医护人员12.3万名,投入全面健康体检资金53.24亿元,体检7081万人次。各族群众切实感受到这项医疗惠民政策带来的实惠,一到全民免费健康体检时间,大家都争着抢着去。

  新疆实行全民免费健康体检,目的是为了帮助各族群众及早发现疾病得到治疗,根本不存在所谓“利用健康体检查明违反计划生育,并在后续采取惩罚和强制节育措施”的情况。看过郑国恩(Adrian Zenz)所谓的“涉疆研究报告”的人都清楚,“推定”“关联”一直是他的惯用伎俩。他热衷于将自己“反共”的政治立场和意识形态偏见,先入为主地强加给阅读者;他善于发挥自己虚无缥缈的“想象力”,将一些四处打探、毫无依据的信源拼凑到一起,佐证他的荒谬结论。比如,他将新疆服务社会交通治安管理的摄像头,“推定”“关联”成新疆“监视少数民族”;将新疆为保障少年儿童受教育权开展的寄宿制和学前教育,“推定”“关联”成新疆迫使“学生和家长骨肉分离”。这次又将新疆实施的全民免费健康体检,“推定”“关联”成“开展强制节育的手段”。他的种种卑鄙行径,早已被国际社会一些有识之士看穿,正如美国独立新闻网站“灰色地带”刊文所称,郑国恩(Adrian Zenz)的研究存在“小样本数据缺乏说服力、粗制滥造缺乏基本依据、片面引用有关言论”等明显漏洞。对于这样一个信口雌黄的人,他的研究结果怎么可信呢?只能令人唾弃!

  徐贵相:谢谢穆塔里甫·肉孜的回答。最后一个问题,请记者朋友们继续提问。

  新疆日报:请问新疆在保护各民族权益、特别是妇女权益方面都做了哪些工作,成效如何?谢谢。

  徐贵相:这个问题,请阿依努尔·买合赛提同志回答。

  阿依努尔·买合赛提: 长期以来,新疆严格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认真贯彻落实国家的民族政策,坚持各民族一律平等,依法保障各民族的合法权益,努力促进各民族共同团结奋斗、共同繁荣发展。

  新疆保障各民族平等参与管理国家事务的权利,自主管理本地区、本民族事务的权利。历任自治区人大常委会主任、政府主席、政协主席均由少数民族干部担任;自治州州长、自治县县长均由实行区域自治民族的公民担任,绝大多数地区的专员以及市长、县长、区长也由少数民族干部担任。全疆各级党组织中有一批少数民族干部担任书记。还有一批少数民族干部在中央和国家机关中担任领导职务。自治区第十三届人大代表中少数民族代表占64.2%,自治区第十三届政协委员中少数民族委员占46.7%。

  新疆依法保障各民族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信仰宗教或不信仰宗教,完全由公民自主选择。公民在宗教活动场所内以及按照宗教习惯在自己家里进行的一切正常的宗教活动,如礼拜、封斋、过宗教节日等,都由宗教团体和公民自理,受法律保护,任何组织和个人都不会干涉。同时,新疆还持续改善清真寺公共服务条件,极大方便了信教群众做礼拜,深受广大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欢迎;翻译出版了汉文、维吾尔文、哈萨克文、柯尔克孜文等4种文字的《古兰经》《布哈里圣训实录精华》等宗教经典书籍,不断拓宽信教群众获得宗教知识的途径;开办新疆伊斯兰教经学院及8所分院,培养伊斯兰教后备人才,保障了伊斯兰教健康有序传承。

  新疆充分尊重少数民族风俗习惯。尊重各民族的服饰、饮食、婚姻、节庆、丧葬等方面的风俗,依法规范清真食品的生产经营活动,保障了新疆一些民众食用清真食品的饮食习惯。“古尔邦节”和“肉孜节”已成为新疆各族人民的法定节日假期。在有土葬习俗的少数民族中,政府采取划拨专用土地、建立专用公墓等具体措施予以保障; 对婚丧仪式、割礼等民族风俗习惯没有限制。

  新疆依法保障各民族使用和发展本民族语言文字的权利。各少数民族语言文字在教育、司法、行政、社会公共事务等领域得到广泛使用。比如,我们在中小学开设了少数民族语言文字课程,教授维吾尔语、哈萨克语、柯尔克孜语、蒙古语、锡伯语等课程。比如,在商业门店、邮政电信、医疗卫生、交通标识等社会公共领域随处可见多语种、多文种服务。比如,各级机关执行公务时,同时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和实行区域自治民族的语言文字。比如,新疆人民广播电台现有维吾尔、汉、哈萨克、蒙古、柯尔克孜5种语言的12套广播节目。新疆电视台现有维吾尔、汉、哈萨克、柯尔克孜4种语言的12套电视节目。这些都为各族群众生产、生活、工作、学习提供了极大方便。

  新疆高度重视各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保护和发展。一批代表维吾尔、蒙古、回、锡伯等少数民族优秀历史文化遗产,均得到了妥善保护。维吾尔木卡姆艺术、柯尔克孜史诗《玛纳斯》等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和“急需保护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维吾尔族“麦西来甫”、哈萨克族“阿依特斯”、柯尔克孜族“库姆孜弹唱会”、蒙古族“那达慕大会”、锡伯族“西迁节”、汉族“元宵灯会”等民族传统文艺活动广泛开展。

  新疆严格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权益保障法》,不断加强对各族妇女权益的保护工作,先后制定出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办法》等涉及妇女权益的法律法规,实施妇女发展纲要,将妇女发展的主要指标纳入自治区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努力推动妇女在政治、经济、文化等相关领域合法权益的实现。一是依法保障妇女政治权利。坚持把促进女性的成长与进步作为落实男女平等基本国策和实施人才强国战略的重要举措来抓,妇女参与公共事务管理的人数持续增长。截止2018年底,担任地厅级正职女干部比例达10.63%,担任县处级正职女干部比例达14.69%,担任乡科级正职女干部比例达20.47%,村“两委”成员中女性比例达27.4%。自治区党委、人大、政府、政协领导班子女干部配备率继续保持100%。2018年自治区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中,妇女代表和委员的占比分别是26.5%和27.0%。二是依法保障妇女劳动权益。始终将优先保障妇女平等就业权利作为工作的重点,坚决消除就业性别歧视,实行男女同工同酬,加强女职工特殊劳动保护。制定实施有利于促进妇女就业的政策措施,组织开展“春风行动”等促进妇女就业服务活动,大力开展技能培训、创业培训,不断提升妇女稳定就业能力。2017至2018年,全区城镇新增就业中女性就业率为47.62%。三是切实保障妇女健康权益。将妇女乳腺癌、宫颈癌纳入自治区重大疾病医疗救助范围。依托“母亲健康快车”“复明流动眼科手术车”为17万妇女提供义诊、健康普查等医疗救助。大力推动母婴安全工程,建立全区婚检、产前筛查和诊断、新生儿疾病筛查等三级出生缺陷防治体系。实施婚前医学检查、免费孕前优生健康检查、增补叶酸预防神经管缺陷、贫困地区新生儿疾病筛查等重大公共卫生服务项目,出生缺陷综合防治成效明显。四是依法保障妇女受教育权益。在教育法规、政策和发展规划的制定、执行和评估中,增加性别视角,落实性别平等原则,禁止性别歧视,创造有利于妇女接受教育的社会环境。不断提高女性接受高等教育和职业教育的比例,开辟多形式成人高等继续教育途径,扩大妇女受教育的机会。积极实施“春蕾计划”等公益项目,切实保障各族贫困女童的受教育权利。

  实践证明,随着新疆妇女权益保障工作的不断加强,各族妇女的发展环境得到持续改善,受教育程度显著提高,婚姻家庭和财产的维权意识明显增强,民生福祉稳步提升,越来越多的妇女积极参与到新疆经济社会建设当中,撑起了半边天。

  徐贵相:谢谢阿依努尔·买合赛提同志的回答。今天的发布会到此结束,谢谢各位发言人,谢谢各位记者朋友。

推荐给朋友
  打印文字稿 全文打印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大使馆 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3829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2097
http://www.chinese-embassy.org.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