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使馆活动
傅莹大使接受《英中贸易评论》(China-Britain Business Review)采访实录
2009/09/29

 

  (2009年9月3日)

  1、在中国庆祝建国六十周年之际,你认为过去六十年取得的最大成就是什么?

  我觉得最大的成就之一,是中国通过自己的艰苦奋斗,解决了13亿人口的吃饭问题,中国人民从贫困到实现总体小康,中国从低收入国家步入中等收入国家行列。

  1949年,大多数中国人吃不饱肚子,人均粮食占有量只有195公斤,而2008年人均粮食占有量达到404公斤,增长了1倍。中国用占世界7%的耕地,解决了占世界22%的人口的吃饭问题。

  建国之初,中国人均GDP只有50多美元,而2008年人均GDP已达到3263美元。建国时,每个家庭80%以上的收入用于吃穿,目前已经降到40%左右。1949年,中国的人均寿命只有35岁,低于世界平均水平,而2008年达到73岁,高于世界平均水平。

  1949年,中国的GDP总量只有180亿美元,而2008年中国GDP总量达到4.3万亿美元,仅次于美国和日本。中国的外汇储备、进出口总量、吸引外资额、制造业产值和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等指标,都位居世界前列。

  当然也要看到,中国仍然是一个发展中国家,目前中国的人均GDP排在全球100名之后,仅相当于英国人均GDP的1/13,实现工业化和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任重而道远。

  2、你就任中国驻英国大使有两年半,如何看待这一时期中英贸易和投资关系的发展

  近年来,中英贸易和投资关系得到了长足的发展。

  2006年,两国贸易额突破300亿美元,2007年达394.4亿美元,2008年达456.2亿美元,年均增长率20%以上,令人振奋。双方贸易领域也在扩大,在几乎所有的商品领域都进行着贸易。目前,英国是中国在欧盟的第三大贸易伙伴,中国是英国第七大贸易伙伴。

  中英相互投资也增长很快。英国保持着欧盟第一大对华投资国地位。中国对英投资也快速增长,2008年中国在英投资项目达到59个,目前有50多家中国企业在伦敦上市,中铝、中石油、中投等中国大企业纷纷与英国企业开展金额不菲的融资合作。8月我在中国的时候,许多人与我谈及到英投资的事情。

  有意思的是,不论我在英国,还是中国,在中国的不同省份,大家都在谈论投资这个话题。英国企业希望寻找更多在中国投资的机会,中国企业也想到英一试身手。因此,我认为,中英投资还会增长。

  当然,金融危机对双边贸易和投资关系的负面影响正在显现。今年上半年,英国对华实际投资同比下降了33%,中英双边贸易额166亿美元,同比下降21%。

  现在中国经济、英国经济乃至世界经济开始有所好转,我认为双方应利用这一时机,考虑如何创造新的贸易和投资机会。这正成为中国驻英使馆和英政府、英中贸协关注的重点。

  3、你在英国期间,见过许多英国各界企业代表。通过这些会见,你对英国工业的能力有什么印象?

  我参观过不少英国企业,有BP、罗尔斯-罗伊斯、JCB、GSK和奥雅纳公司(Arup Group Ltd.)等,我还走访了东米德兰(EAST MIDLANDS)地区,参观了一些工厂,并与企业家进行了交谈。在伦敦,我与许多英商业、金融和设计业人士进行了交流。包括制造业和设计业的英国工业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英国在许多重要的、高端技术产业保持着全球领先的地位,英国设计业也很有活力。

  中国正处在以产业转型升级为重要特征的新一轮发展周期。许多中国企业都在谈论如何引进新技术以改造自身,改进产品。我认为,英经济和工业部门与中国互补性很强,我们有许多合作空间。

  英方需要的是市场,即如何将设计和创意变为商业成果。中国需要的是高新技术、设计和管理经验。我们可以相互借鉴。因此,我认为中英合作的前景非常好,双方可共同实现经济增长和发展。

  4、中国经济在过去数十年里实现了领先世界的高速增长,中国政府下一步将侧重采取什么措施以保持这一高增长率?

  中国经济的持续高速增长得益于和平发展的国际环境,改革开放的政策、庞大的内需市场、丰富的劳动力资源和整个民族发奋图强的精神。这些因素在可预见的将来都不会有大的改变,所以我对中国经济保持平稳较快的增长有充分的信心。

  以中国的4万亿人民币一揽子经济刺激计划为例,包括了相互关联的四个方面:一是大规模的财政投入,其中既有基础设施项目,也包括农村建设、医疗卫生、教育、文化、节能减排、科技创新和灾后重建等,后者占了大部分;二是调整和振兴钢铁、船舶、石化、纺织、轻工、有色金属、装备制造、电子信息、房地产等十大产业,这些产业占了中国工业增加值的80%,重点是促进结构调整,压缩过剩产能,防止重复建设,提高行业整体竞争力;三是加大科技支持力度,包括对企业进行技术改革,以及通过重大科技专项发展高新技术产业;四是完善社保体系,坚持推进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开始在农村进行养老保险制度试点。

  可以说,中国的反危机措施将保增长、保民生、保稳定与防范风险、调整结构结合起来,兼顾了现实和长远需要。

  如果再多讲一点,那就是坚持开放的政策。我注意到新加坡《联合早报》发表了一篇《世界改变中国中国改变世界》的文章,指出:“中国经济发展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对外开放,让世界进入中国;第二个阶段还是对外开放,但中国开始走向世界;第三个阶段依然是对外开放,中国已经开始改变世界了。在这三个阶段中,开放政策始终不变,但开放的结果却变而又变,使中国变得更加发展、更加强大了。”这一观点有一定道理。

  中国未来的发展将日益倚重互利共赢的开放战略,为此会继续遵守通行的国际经贸规则,逐步扩大市场准入,依法保护合作者的权益;支持完善国际贸易和金融体制,推进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妥善应对经贸摩擦,努力扩大进口,加快实施自由贸易区战略;推动利用外资和对外投资的协调发展,支持各类有条件的企业对外投资和开展跨国并购。

  5、中国渴望从“世界的制造者”转型为“世界的设计者”,中国为实现此目标做了什么事,这将给英国工商界带来什么样的商机

  成为“世界的设计者”有些太野心勃勃了。我认为,中国是“世界制造者”,这是我们最大的成就。但我们认识到,中国应该为世界作出更多的新创新和设计,我们希望能为世界创造些东西,即使不是“创造者”。

  这并非一日之功。世界在这方面已经取得了很多进展,对我们来说重要的是如何赶上其他国家已经取得的成就。学习是第一步。英国有许多值得中国学习的地方,同时,英也可以将其优势和技术用于中国。英国公司已经参与了许多中国重要项目,如北京奥运会国家体育馆和游泳馆、北京首都国际机场三号航站楼等的设计。即使在中小企业领域,英国设计也对消费者有吸引力。我在中国看到一个卫浴设备的品牌标着“英国设计”,售货员说,“这些产品有非常好的设计,销售情况很好。”

  但双方要进一步扩大合作就需要更多地沟通信息。许多中国企业对英国非常感兴趣,但他们不知道应该从哪里开始。不论我去中国哪个省份,被问得最多的问题是:“我怎么样才能找到合作者?我应该从哪里开始?”

  我认为中英两国政府和使馆、英中贸易协会等应在为企业交流提供桥梁、平台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我在浙江的时候去了台州和宁波等城市,与企业家进行了座谈。我觉得英国企业可去中国各城市进行推介或举行论坛。我觉得像毕马威(KPMG)、普华永道(PwC)或McCIntosh这样的英国专业机构或公司帮助一些中国城市了解和抓住机会是很必要的。不仅在浙江,内蒙古也一样,包头市政府就问我能否帮助找人给他们讲一讲,告诉他们在英国的机会、挑战和进入的必要途径是什么。我认为这将是第一步,我希望今年底或明年可以促成在中国的城市举办几次这样的论坛,并组织中国企业家来英访问。我们已经共同举办了几次商业论坛,下一步应举办目的性更强的商业论坛等活动,帮助企业牵线搭桥,使他们找到合作伙伴,更好地利用商业机会。

  6、你最近说“中国人对外部世界了解较多但西方了解中国太少”,中英两国能做些什么以促进英国公众对中国的了解?

  促进英国公众对中国的了解,是一个现实和重大的课题,需要中英两国相向而行,共同努力。

  对中国而言,需要开展中国特色的大国外交特别是公共外交,将一个和平、合作与进步的中国展现在英国公众面前,让中国的各项政策更为英国社会理解和接受。为此需要早说话、多说话、说实话,要考虑英国的历史文化传统,照顾普通民众的阅读和欣赏习惯。此外,还要进一步加强文化、体育、教育领域的交流以及地方交流。

  对英国而言,需要正视并超越双方政治体制、价值观和发展阶段的差异,尊重中国的核心关切和民族感情,努力扭转中英之间的信息逆差,尽可能全面、客观地了解当代中国。百闻不如一见,我们衷心希望英国朋友多到中国旅游参观,多深入研究中国,多看有关中国的优秀著作,多与中国人交朋友。

  7、中国和英国能做哪些工作,以促进更多中国企业来英国投资

  9月份,曼德尔森勋爵将访华,进一步促进中英贸易和经济关系。他将会见中国领导人,在中国中央党校讲话,我希望他能会见中国媒体。一些英国议员和英中贸协官员也将访华。所有这些访问都会加强我们寻找合作良机的共同努力。

  我认为,贸易领域最需要的是信息和促进两国商业部门联系的平台,帮助他们相互理解,使他们成为合作伙伴。对中方来讲最大的问题在于中国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缺乏对国际投资环境的了解,在国际合作上很脆弱,我们要帮助他们少犯错误、不犯错误。

  阿里巴巴等一些中国的公司已经在做这个工作,取得了成功。阿里巴巴主席马云对向海外扩展很感兴趣。我与他交换了意见,很高兴他将公司的欧洲总部设在伦敦。相信这是一个良好的开端,希望他能促进双方信息的交流和商业合作。

  我们还有许多工作要做,但要有耐心,不可能立刻找到一座金矿,“聚沙成塔,积少成多。”

  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当我们欢庆国庆时,也正在规划未来。因此,中英应抓住机会,整理思路,将双边关系包括经贸关系推向一个新的高度。

  8、一些在华做生意的英国公司关心他们的知识产权被侵犯,中方能采取哪些措施缓解他们的疑虑?

  中国正处在产业升级和经济结构转型的重要阶段,大力推进创新型社会,保护知识产权是中国的利益所在。中国政府历来重视知识产权保护问题,加入世贸组织后,中国政府加强了对知识产权工作的领导和协调,建立完善了相关法律体系,加大了执法和教育力度,成效有目共睹。中国的知识产权保护起步虽晚,但进步很快,只用20年的时间完成了一些发达国家和新兴经济体40-50年才达到的水平。

  中国的知识产权法对专利和商标有较好的保护条款,在费用及受理效率方面有突出优势。例如,中国专利保护期为20年,费用仅为西方七国的10%左右。在华外资企业在知识产权诉讼中胜诉率高达90%,诉讼成本仅为6-12万美元,而在美国、英国的费用分别为500万和50万美元。在华平均每件知识产权诉讼案费时不足一年,远少于美国、英国、德国的4年左右。

  英国的知识产权专家告诉我,一些西方企业在中国遇到知识产权方面的问题,不能完全归咎于中方,有时需要从自身找原因,包括商标、设计或专利在华没有及时注册;对中国市场和法律了解不足,对中国各地方的差异性认识不足,缺乏了解中国且有经验的知识产权管理人才等等。

  不过,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也确实需要进一步完善知识产权保护,这需要一个过程。知识产权还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中国也是侵权行为的受害者,协商合作是解决问题的重要途径。近年来,中方与不少西方国家建立了双边知识产权对话机制,英国在知识产权方面有许多值得中国借鉴的经验和做法,双方可以加强交流。

  9、将于12月举行的哥本哈根会议可能为全球应对气候变化带来机遇,中国政府一再表示致力于应对气候变化和环境问题,对哥本哈根会议的成果有何期待

  最大也是最核心的期待,就是希望会议取得成功,因为应对气候变化是全球责任和人类共同面临的问题。

  具体而言,一是希望保持应对气候变化政策的连续性,即遵守《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京都议定书”(Kyoto Protocol)和“巴厘路线图”的规定,关键是坚持“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这一核心原则;

  二是希望发达国家继续承担大幅度量化减排指标,兑现向发展中国家提供资金、技术转让和能力建设支持的承诺,并做出相应的机制安排;

  三是发展中国家在可持续发展框架下,在发达国家技术、资金和能力建设的支持下,根据本国国情采取适当的适应和减缓气候变化的行动。

  中方将在《公约》和《议定书》的基础上,按照巴厘路线图的要求,从国情和实际出发,承担与中国发展阶段、应负责任和实际能力相称的国际义务,实施强有力的国内政策、措施和行动,为保护全球环境和应对气候变化做出应有贡献。

  10、最后是一个个性化的问题,你在英国生活工作中最感兴趣的是什么

  我很喜欢英国浓厚的文化氛围。英国是一个有着深厚文化底蕴的国家,伦敦更是驰名世界的文化之都,拥有大英图书馆、大英博物馆、V&A等世界一流的博物馆和美术馆,伦敦西区剧院林立,好戏连台。在英国的两年半时间里,出于工作需要,也因为个人兴趣,我去大英博物馆不下15次,有一周去了V&A博物馆4次,但我都乐此不疲。有时候工作累了,或在节假日,我也会去剧院观赏一场当下最火的剧目,这是一种很好的放松方式,还可以借此了解英国的文化和社情。

打印本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