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使信息
  大使致辞
  大使简历
  大使活动
  大使讲话及采访
  大使视频音频新闻
  历任大使
使馆之窗
  馆领导及部门负责人
  使馆活动
  走进使馆
  信息反馈
 
专题介绍
  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3周年
  中国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更多>>
驻英总领馆
  驻贝尔法斯特总领事馆
  驻曼彻斯特总领事馆
  驻爱丁堡总领事馆

中国驻英国大使馆微信

Chinese Embassy in UK
首页 > 大使信息 > 大使活动
刘晓明大使接受中国《环球时报》采访
2020/08/18

  近日,刘晓明大使接受中国《环球时报》专访,就当前中英关系阐述中方政策立场。8月17日,该报及其网站刊发专访内容。专访全文如下:

  《环球时报》:针对英国近期宣布调整英国国民(海外)护照政策、决定禁止华为参与5G建设、无限期暂停与香港引渡协定,中方将采取哪些具体反制措施?

  刘大使:英国政府不顾中方严正交涉,执意在英国国民(海外)护照(BNO)和与香港引渡协定问题上搞政治操弄,公然违背自身承诺,违反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对香港事务和中国内政横加干涉,中方对此坚决反对。中方将考虑不承认英国国民(海外)护照(BNO)作为有效旅行证件,并保留采取进一步措施的权利。

  英国政府还在没有任何确凿证据的条件下,借口莫须有的风险禁用华为5G设备,出尔反尔、朝令夕改,违反市场经济原则和自由贸易规则,严重损害中英互信,严重削弱中国企业对英投资信心,严重影响中英经贸合作氛围。中方将全面、严肃评估这一事件,并采取一切必要手段,维护中国企业的正当合法权益。

  由于英方上述一系列错误言行,中英关系严重受挫,我一再正告英方,中国是英国的伙伴,而不是对手,更不是敌人;中国发展是机遇,而不是挑战,更不是威胁。一个稳定健康的中英关系不仅有利于两国,也有利于世界。我希望英方重归独立、理性、务实的对华政策,不要在错误的路上越走越远,否则最终必将自食其果。

  《环球时报》:关于BNO问题,中方是否会取消那些接受英国政府单方面安排的香港居民的中国国籍或香港居留权?

  刘大使: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在《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法>在香港特区实施的几个问题的解释》中明确指出,所有香港中国同胞,不论其是否持有BNO护照,都是中国公民。事实上,英国政府早在1985年就通过法律设立BNO身份,拒绝给予港人居英权,现在却突然违背自身承诺,给BNO持有者提供所谓成为英国公民的路径,纯属政治操弄,真正目的就是要插手香港事务,干扰香港国安法实施。中方对此坚决反对,将考虑不承认BNO作为有效旅行证件,并保留采取进一步措施的权力。

  香港已经回归中国,是中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绝不容任何外部势力以任何方式干涉。我们已多次敦促英方认清香港已回归中国的现实,立即纠正错误,停止以任何方式干涉香港事务,否则必然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环球时报》:英国暂停与香港的引渡协定,对中方(包括香港)会产生什么影响?是否会影响对外逃人员的追缉?中方是否会在外交层面和英方再做沟通?

  刘大使:英方以香港国安法为借口,单方面暂停与香港引渡协定,此举粗暴干涉中国内政,严重违反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中方对此坚决反对,并保留采取进一步措施的权力。

  一直以来,香港特区在中央人民政府授权下,依法与英方签订引渡协定并进行有效执法合作。英方单方面行为必将损害香港与英国司法合作基础,损害双方执法合作与交流,将使英国成为在香港被通缉犯罪分子逃避法律制裁的“避风港”。

  希望英方客观正确看待香港国安法,立即改正错误,停止以任何方式干涉香港事务和中国内政,以实际行动为中英关系持续健康发展创造有利条件。

  《环球时报》:鉴于近期形势,你认为2015年开启的中英关系“黄金时代”是否已结束?还是尚未结束,但面临极大挑战?

  刘大使:“黄金时代”是2015年习近平主席对英国进行国事访问时,由英国领导人倡议提出的。我们认为“黄金时代”体现了中英关系的发展水平、符合两国利益,因此同意并支持这一倡议,与英方共同打造中英关系“黄金时代”。

  “黄金时代”应该建立在相互尊重、平等相待、互利互惠基础之上,特别是相互尊重彼此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共同恪守不干涉内政的国际关系基本准则。 “黄金时代”能否继续,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英方。

  《环球时报》:你如何评估今后中英关系走向?它会否像中美关系那样,出现紧张不断升级、对抗愈发严重的局面?在脱欧之后,和中国保持友好关系,对英国有何重要意义?你对中英关系尽早转圜有何建议?

  刘大使:我们对当前中英关系出现的困难和挫折感到痛心,造成这一局面的责任完全在英方。当前,中英关系正处于一个重要关口,英方应认真反思其对华态度和政策。我认为,把握好以下两条原则至关重要:

  一是遵守国际关系基本准则。自70年前英国在西方大国中第一个承认新中国以来,中英关系历经风雨和曲折,但始终保持前进方向。历史和实践都证明,只要双方坚持相互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互不干涉内政、平等互利这些《联合国宪章》确立的国际关系基本准则,中英关系就向前发展,反之就遭受挫折,甚至倒退。近期英方在涉港、涉疆问题上一错再错,粗暴干涉中国内政,大肆抹黑攻击中方,我们对此坚决反对。我们敦促英方切实遵守国际关系基本准则,停止干涉中国内政、停止诬蔑抹黑中国。

  二是要树立正确的对华认知与战略定位。英国一些政客抱持冷战思维,随美起舞,将中国视作挑战、威胁甚至“敌对国家”,扬言“清算”对华政策,甚至叫嚣发动对华“新冷战”。特别是近期英国政府改变对华为决定,将华为排除出英国5G网络建设。这是一个错误决定,它不仅关系到英国如何对待一家中国企业的问题,更关系到英国如何看待和对待中国的问题。英国究竟是把中国看作机遇、伙伴,还是威胁、对手?是把中国看作友好国家,还是“敌对”或“潜在敌对”国家。对于这些大是大非问题,英国应当有正确的认知和准确的战略定位。

  在“后脱欧时代”和“后疫情时代”,英国要打造“全球化英国”,绕不开、也离不开中国。在国际和地区层面,英方在维护多边主义、支持自由贸易、应对气候变化等全球性挑战,以及推动伊朗核、朝鲜核、叙利亚等热点问题的政治解决等方面,离不开同中国的协调与合作。英国希望就英方主办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二十六次缔约方大会(COP26)和中方主办的《生物多样性公约》第十五次缔约方大会(COP15)相互支持。在双边层面,英国社会主流特别是工商界仍希望深化对华合作。中英在经贸、金融、教育、科技等领域互补性强,利益融合深,合作需求大。

  一个稳定健康发展的中英关系不仅符合中英两国人民的利益,也有利于世界的和平与繁荣。我们希望英方重归独立、理性、务实的对华政策,不要在错误的路上越走越远,否则终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环球时报》:外界关注中国是否会制裁汇丰银行、阿斯利康、葛兰素史克、捷豹路虎等在华经营的英国企业,你对此怎么看?沪伦通和伦敦作为海外人民币交易中心的地位是否会受到影响?

  刘大使:中国坚持对外开放、互利合作,反对将经济问题政治化,致力于为外资企业提供一个公平、公正、开放、非歧视的营商环境。对于某些国家泛化国家安全概念,违反国际贸易规则,排斥打压特定国家、特定企业的错误做法,我们坚决反对。

  中英经贸合作离不开良好的双边关系,两者相互关联、相互影响。这也是近期很多英国工商界人士对英国政府一系列言行表达不满和担忧的原因。

  近年来,中英金融合作取得长足发展,伦敦已成全球第一大人民币离岸外汇交易中心、第二大人民币离岸清算中心。“沪伦通”是首个连接中国和西方主要资本市场的合作项目,对于中英双方都具有重要意义。这些成果既是伦敦金融优势地位的体现,更得益于中英紧密关系的支撑。稳定的双边关系是推动中英金融合作健康发展的基础和保障。基础不牢,地动山摇。希望英方认真反思其近期涉华言行,不要再做损害中英关系基础的事情。

  《环球时报》:在你看来,英国近期对华政策“转向”背后,美国扮演了怎样的角色?你是否认为英国已在中美博弈中“选边站队”?

  刘大使:中美关系正处在一个重要关口。中方致力于同美方一道努力,发展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关系,同时坚定捍卫自身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希望美方与中方相向而行,认真落实两国元首重要共识,推动两国关系回到协调、合作、稳定为基调的轨道。一个稳定和不断发展的中美关系,符合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也是国际社会的普遍期待。中美合则两利、斗则俱伤,合作是唯一正确的选择。

  多边主义、全球化是大势所趋,全球合作是人心所向。在国际交往中,各国之间双边关系完全可以并行不悖、共同发展。个别国家固持零和博弈的冷战思维,以意识形态划界,搞小圈子、小集团,逼迫他国选边站队,注定是不得人心的。中国从不寻求改变谁、取代谁,从不要求其他国家在中美之间选边站队,而是致力于相互尊重、平等相待、互利共赢。我们希望英国奉行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而不是“随美起舞”。只有坚持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不列颠”才是名副其实的“大不列颠”。

  《环球时报》:美英即将签署自贸协定,对中英经贸联系有何影响?你认为是否需要重新考虑英国脱欧后的中英自贸协定?

  刘大使:我并不认为英美签署自贸协定会对中英经贸关系造成什么影响。中英贸易与美英贸易发展阶段不同、贸易格局不同、互补优势各异。中国有着世界最品类齐全的制造业生产能力和14亿人口的消费品市场,这些都是别国无法替代的独特优势。英国同中美分别达成自贸协定,不仅有利于英国的发展,也有利于中美两国的发展,两者不是非此即彼、你赢我输的对立关系。

  关于中英自贸协定的前景,我认为这一定程度上取决于英国的对华政策。英国脱欧后致力于打造“全球化英国”,而中国作为英国现在的重要贸易伙伴和未来发展的重要机遇,是英国绕不开、离不开的合作伙伴。我们希望英国坚持平等互利、相互尊重的原则,排除外部干扰,与中方共同推进新时期中英经贸关系。

  《环球时报》:一些英美政客和媒体反复声称,《中英联合声明》是已在联合国秘书处备案的“具国际约束力的协议”,不能单方面终止,且英国有责任监督《声明》的施行。你对这种论调怎么看?

  刘大使:这种论调反映出对历史的无知。我想强调以下事实,帮助他们补上基础课:中英谈判及签署《联合声明》的核心是中方对香港恢复行使主权,《中英联合声明》关于对港的基本方针政策是中方单方面政策宣示,不是中方对英方的承诺,更不是所谓国际义务。

  中方对《联合声明》的立场是一贯而明确的。香港回归后,中国政府治理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法律依据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香港基本法,不是《中英联合声明》。随着1997年中国恢复对香港行使主权,《中英联合声明》中所规定的与英方有关的权利和义务都已全部履行完毕。《中英联合声明》有1137个字、8个条款、3个附件,没有任何一个字、任何一个条款、任何一个附件赋予英国在香港回归后对香港承担任何责任。英国对回归后的香港无主权、无治权、无监督权。因此,英方无权借口《中英联合声明》对香港事务说三道四,干涉中国内政。

  《环球时报》:据英媒报道,反中乱港分子罗冠聪、英国驻港总领馆前雇员郑文杰目前都在英国,他们正计划把伦敦变成香港反对派的活动基地,甚至提出组建“香港流亡议会”,你对此怎么看?如果英政府允许这些行为,中方将做何回应?

  刘大使:正如我近期接受英国媒体采访时所讲,如果英国允许这些人员建立所谓“流亡议会”,那将是大错特错,将给中英关系制造新的严重障碍。这样的组织是以破坏“一国两制”、分裂中国和推动“香港独立”为目的的反华组织。如果英国允许这些人建立所谓“流亡议会”,那将严重违反尊重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国际关系基本准则,严重破坏中英互信,严重破坏两国关系。

  我已多次奉劝英方,不要一意孤行、挑战中国主权、支持反华势力。否则,中方必将予以坚决回击。

  《环球时报》:英国等西方国家长期将香港视作“独立的政治和经济实体”,中国驻英国大使馆近期多次敦促英国有关政客认清“香港已经回归中国”事实。这些英国政客为何会有这样的错误认知?如何增进英各界对华正确认知?

  刘大使:当今世界早已进入21世纪,但英国等一些西方国家政客的思想却仍停留在冷战时期,甚至殖民时代。他们抱持冷战思维和殖民心态,无法客观理性看待中国发展,对华充满焦虑和疑惧。在香港问题上,他们不愿意承认香港已经回归中国的现实,以所谓“监督者”自居,惯于对香港事务说三道四。近来,他们又大肆渲染“中国威胁”,将中国视为“敌对国家”或“潜在敌对国家”,扬言要与中国全面“脱钩”,甚至叫嚣要对中国发动“新冷战”。这些噪音和杂音虽然无法代表英国主流民意,但确实给中英关系制造了困难和干扰。

  我认为,当前英国对华政策存在两大赤字,即“认知赤字”和“信任赤字”,这是当前中英关系的一个症结。中英历史文化、社会制度、发展阶段不同,难免存在分歧,加强接触和沟通是消弭“赤字”的必经之路。只有倡导对话,而非对抗,只有推动相互“挂钩”,而非鼓噪“脱钩”,中英才能不断增进了解、加强互信、管控分歧、消除赤字。

  相关链接:https://3w.huanqiu.com/a/de583b/3zUwVpVIF6h?agt=8

  https://www.globaltimes.cn/content/1197901.shtml

推荐给朋友
  打印文字稿 全文打印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大使馆 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3829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2097
http://www.chinese-embassy.org.uk